无敌可爱大虾子

emmmm

渣反x魔道,冰妹与瑶妹的对话

雅正温情.步释:

§.洛冰河与金光瑶的对话。
§.执笔.步释

洛冰河:我叫洛冰河,但是读者叫我冰妹。
金光瑶:我叫金光瑶,但是读者叫我瑶妹。

洛冰河:我有一个喜欢的人,叫沈清秋,是我师尊。
金光瑶:我有一个喜欢的人,叫蓝曦臣,是我二哥。

洛冰河:师尊在外人面前总是笑着的,尴尬却不失礼貌。
金光瑶:二哥在外人面前总是笑着的,和煦而且还温柔。

洛冰河:我师尊是苍穹山之清静峰的峰主。
金光瑶:我二哥是姑苏云深不知处的宗主。

洛冰河:师尊有一个名岳七字清源的哥哥,被他处处护着。
金光瑶:二哥有一个名蓝湛字忘机的弟弟,对他时时读着。

洛冰河:他们说我是天魔邪者,所以处处打压我。
金光瑶:他们说我说娼妓之子,所以处处侮辱我。

洛冰河:后来我成了万花宫宫主,却没了师尊的信任。
金光瑶:后来我成了兰陵金氏宗主,却没了二哥的信任。

洛冰河:以前我在师尊面前很爱笑,但在埋骨岭,我却笑不出来了。
金光瑶:以前我在二哥面前很爱笑,但在观音庙,我却笑不出来了。

洛冰河:不过好在,最后师尊跟我在一起了。
金光瑶:不过好在……好在他总算是离开我了。

洛冰河:读者说,我的缺点是爱撒娇爱哭闹,而且活不好。
金光瑶:读者说,我的缺点是去了内增高摘了仙督帽,一米七都不到。

洛冰河:(俯视)
金光瑶:(抬头)再看,我让你跟聂明玦一个下场。(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冰妹隐隐感觉到了自家师尊的阴狠气息。】

【梦魇的最后,洛冰河看见满山开遍的金星雪浪中,有一个身着金色衣裳的公子,头上带着一顶乌纱帽,向他回眸浅笑。

“若是你见着我二哥……也就是泽芜君蓝曦臣。”

“帮我带一句话吧。”

“阿瑶走了,回不去了,别每日问灵了,我已经身死魂销了。”

“至此一别,以后……连梦也梦不到了。”

“告诉他,阿瑶想他了。”

———End———

【喻黄】何处是归途?

雅正温情.步释:


多私设。

✐喻黄(应该不算刀,还是慎入)
✐何处是归途
✐执笔.步释


一、

“我们可以看到,蓝雨的剑客选手黄少天操纵着他的夜雨声烦一个连突刺向前!紧接着一个银光落刃!对方应对十字军审判!全中!蓝雨战队剩下的唯一一人夜雨声烦倒下!恭喜新的冠军队……”

黄少天的手骤然停下,看着面前已经褪为黑白两色的“失败”字样,有些恍惚。长时间的战斗操作让他的手酸得生疼,黄少天屈伸了一下手指,显得僵硬而无力。

“少天啊,是这样的。蓝雨的新人们现在都很优秀,你可以多指点一下他们,也让他们多一些比赛经……”

“经理,我知道。让我打完这场决赛,再给蓝雨拿回一个冠军吧。然后,我会离开。”

真的要离开了吗?黄少天走了会儿神。

“少天,怎么了?该回去了。”喻文州走到黄少天身边摘下他的耳机,温声道:“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啊队长我没事!走啦走啦回俱乐部去不就是区区一场比赛而已嘛搞得好像第六赛季和微草打决赛的时候本剑圣……”黄少天突然缄了声,剑圣这个名号,一年前便已经易主了。

“剑与诅咒,如影随形。你是我的剑客,我是你的术士,永远不会变。”喻文州揽过黄少天的肩拍了拍,轻笑了一下,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风轻云淡。

但是,总会有退役的那天啊。黄少天想。

他没忍住偏头多看了一眼喻文州,唇边熟悉的弧度像是经年未曾变过。


二、

一早起来,喻文州发现下铺空了。

那里一直是黄少天的位置。

平时都是自己比黄少天起得早,今天是睡过头了吗?喻文州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和平日差不多。

难道今天有发布会要参加,少天又去做发型了?喻文州忍不住脑补了一下黄少天耍帅时的可爱,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个弧度。

洗漱完后,喻文州翻开自己的记事本,上面记录着赛程安排出站人员以及所有记者会发布会粉丝见面会一系列事情,但没有一件事是今天的日期。

思索片刻,喻文州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而后眉头微蹙,换了身队服便快步走向经理办公室。

“退役?经理,当家选手退役,真的不需要和队长说一声吗?”喻文州强压下怒气,尽力保持冷静,“还是说,经理担心告诉我这件事之后,怕我意气用事和少天一起退役?”

为什么俱乐部单单想让黄少天退役而留下喻文州?

原因其实很简单。每个职业选手的手速或多或少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而剑客玩家的操作如果没有手速加持,那无异于是给角色本身拖后腿,再流畅的招式都会被对手抓住破绽一击致命。

但喻文州不会。喻文州的手速在全联盟或许是排在末尾的,但是战术意识却是一流水准。荣耀四大战术大师,他的弱点人尽皆知,但喻文州却依旧能靠着他的战术布置引领蓝雨拿下冠军,他的价值不在操作与战斗,而是思想与意识。

“黄少说,你会理智对待这件事的。”经理背过身拉开抽屉,从中拿出一个印了蓝雨队徽的信封递给喻文州,“他说,这是他留给队长的。”

经理刻意咬重了队长二字,指尖点了点蓝雨的图案。

“谢谢……经理。”喻文州接过那封信,声音稍稍有点喑哑,但很快恢复了正常。

赛季结束,今天没有活动也不用训练。喻文州拿着信,一步一步走向曾经属于他和黄少天两个人的宿舍。从训练营的时候他们就住在一间房里,回过头想想,按正式参加联盟比赛的时间来算,已经是第十个年头了吧。


三、

“我靠高英杰真的是王大眼教出来的这套路简直是跟他一模一样我靠小卢你在干什么这个时候应该去保护队长否则走位就脱节了!我靠真脱节了高英杰你有本事跟我pkpkpkpkpk别欺负我们队长手速慢啊……”

“刚刚打开直播平台的观众!现在是第十五赛季微草战队VS蓝雨战队的比赛!我们可以看到此时是微草战队的魔道学者木恩一打二面对蓝雨战队的术士索克萨尔和剑客流云!”

“说起来蓝雨战队的双核就是剑客和术士,当年第六赛季时,夜雨声烦与索克萨尔那样的组合真的是荣耀配合中堪称经典的了。但是现在夜雨声烦的操纵者黄少天却因为手速下降而退役,流云因为使用的重剑以及配合还暂时未能重现当年的「剑与诅咒」,所以在夜雨声烦退役后,蓝雨打法改变如此之大,还能打入决赛其实已经很不容易了。”

“确实如此。因为喻文州的手速一直是一个短板,所以之前一直有夜雨声烦在守护着索克萨尔。但是流云重剑并不灵活,所以对于游走和进攻其实有些困难,不能及时给索克萨尔带来增援——”

“木恩!!!高英杰的魔道学者木恩将索克萨尔一波带走!!!”

“高英杰的战术意识非常好!暗影斗篷抓取正在收招的流云阻隔支援!然后用熔岩烧瓶把索克萨尔逼入死角!星星射线一波带走!现在流云木恩一对一!我们来看看……”

“荣耀!木恩!失去索克萨尔的木恩显然在速度方面失去优势,木恩预判走位干冰酸雨浇下又是一波延迟,流云不能近身输出基本上是被魔道学者的远程耗完残血!微草的未来!高英杰!木恩!”

“此时让我们恭喜微草战队获得第十五赛季的冠军!同时也恭喜蓝雨战队获得亚军……”


四、

黄少天坐在电脑桌前,像上一个赛季的决赛结束时刻那样,有些愣神。

蓝雨整个体系随着夜雨声烦的推出发生改变,还没有人可以达到接替黄少天的水准。小卢的重剑在灵活性速度性上不能与夜雨声烦相比,于是团队在团战中就缺少了一个机动性游走位的角色,容易让索克萨尔在敌队面前露出漏洞。

黄少天想,队长,能继续坚守那一份属于蓝雨的荣耀吗?

突然他笑了一下,还能看见那两颗小虎牙。

一定会的,他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五、

第十六赛季冠军,蓝雨。

黄少天依旧坐在屏幕前,看着喻文州带领着蓝雨战队的队员走上平台中央,挥手,微笑。

像极了十年前的模样。



六、

第十六赛季夺冠,已经是黄少天退役两年之后了。

索克萨尔还在赛场上,夜雨声烦也有了合适的主人,剑与诅咒将慢慢重现。

卢瀚文成为了蓝雨的输出主力,有些队员都要叫他前辈了。但他场下还是那样开朗的性子,活像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子。

郑轩徐景熙李远老一辈的队员都陆续退役,涌入一批更优秀的新人。

蓝雨,未来可期。

喻文州退役的那一天,不同于黄少天的默默离开,俱乐部的人都站在一楼大厅,与他告别。

而直到现在,喻文州才拆开两年前战队经理交给他的,黄少天的信。



七、

喻文州轻声笑了一下,将信折好放回信封里,转身和队员再见。

蓝雨队长,索克萨尔第三代操纵者,荣耀四大战术师之一的喻文州,正式退役。

他抬眸看向那一片天空,与来时的那天似乎一般无二。

“我叫黄少天,你好呀!”

“我是喻文州,幸会。”

那时候的他们都是年轻的模样,有一腔热血点燃了胸膛,把荣耀当作信仰。

现在的他们已经在荣耀封神,但还是孜孜不倦地热爱着荣耀,从来没有将信仰放下。

喻文州的微笑很浅,就像那天打败了魏琛那样。那一次,黄少天、以及全俱乐部第一次注意到他。他就那样不骄不躁的淡然前行,像是名利与岁月不曾改变过一般。

而何处是归途?

他的步伐甚至有些轻松,不像是割舍了所有的全部,更像是去赴一场与谁的约定。

不管在多久以后,喻文州都会记得有一个染了黄色短发笑起来有两颗小虎牙的人,是夜雨声烦的操纵者,和他走过了十个属于蓝雨的夏天。他也会记得那封信的最后一句话,即使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彼此。

“剑与诅咒,如影随形。”

“我是你的剑客,你是我的术士。”

“永远都不会变。”

—————End—————


笔者后记:
其实这个准确的来说只是一个喻黄的短篇。
喻黄真的是本命cp,下不去刀,就硬生生改成这样了。
我很欣慰的是,故事里面的他们都为了信仰努力过了,就足够了。
至于信的内容?就给QQ扩了我的小可爱看吧。

爱生活,爱喻黄。

至所有全职厨

雅正温情.步释:

§全职高手
§写给2035年的他
§执笔.步释


喜欢荣耀的你:

还记得吗?十年前的苏黎世,我们曾经有过一场盛大的约定。

2025年的我们,穿着同样款式的应援服装,拉着大大小小的行李箱,相遇在机场。照片记录下所有人微笑的模样,被放在心中小心珍藏。是谁喊得张扬,说这是他们荣耀的赛场,不可能失落而归,只会将头颅高昂。

若你抬头看看相框,谁身后的China亮得耀眼,谁高举的国旗红得鲜艳。无数次敲击键盘的指尖,一起紧紧握住旗帜一角的眷恋,自豪印刻在眉目之间,像是只要看见,就仿佛加入了狂欢的盛宴。他们有欢笑也有眼泪,终究一身荣光为所有人加冕。努力了多少个夏天,又溜走了多少个流年。

那是谁在欢呼?又是为谁在欢呼?

是因为他十年荣耀不弃,孤身前行不问归期?

是因为他为了团队改变自己,扛起微草向前飞去?

是因为他永不退缩一如既往,永远迈向前方?

是因为他冰雨挥动出杀机,一招致命尽显机会主义?

是因为他子弹出膛华丽,操作从不循规蹈矩的特立独行?

是因为他手速虽慢,但是战术部署一流让敌队难堪?

是因为他即使手牌再弱,也会打出令人惊讶的操作?

是因为她的肩膀并不宽博,却也接受了属于队长的生活?

是因为她终于独当一面,胜利之后抬头望天试图看见故人的眼?

是因为他以下克上的潇洒不羁,无惧不尊前辈的流言蜚语?

是因为他接任神位直面质疑,用实力打出角色所有的全力?

是因为他将失误降低到最低,努力所有将偏差清零?

是因为他风格不合于是转型,最后终于封神的自信?

是因为他配合默契不骄不躁,鬼神盛宴令敌难逃?

是因为骄傲,因为那份致死于心的荣耀。

十年之前,他们都似乎未曾改变。一样的初心,一样的信念。

多少个苦练的日夜,将自己的青春书写。窗外窸窣落下的梧桐叶,带走了一个又一个的时节。花开了又谢,他们还坐在电脑桌前战得激烈。谁的眼眶渐渐熬红,却不愿妥协。

肩上的负担其实不比别人轻,甚至还更重。但没有人选择放纵,将一次次胜利赋予感动,再收拾好心情继续向前冲。他们不会诚惶诚恐,将信念放在心中。乘着那一缕风,他们伸手,就可以触摸到一片巅峰的彩虹。

十年之后,我们天各一方,或许不会再见,但是还怀着同样的信仰。

无论是他乡还是故乡,热血依旧滚烫,笑容依旧张扬,荣耀永不散场。

提笔良久没有终点,最好的答案永远没有浮现。或许更好的永远是明天,所以。

荣耀永远不说再见。

——全职高手。